彼岸花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我最近電腦中毒 所以不能上請多多包容 還有我會關閉一段時間 請不要忘了我

這些年的幸福—我成了他們父子六人的老婆BL 2

“怎麼腫得更厲害了?”五哥皺著眉頭,輕輕撫摸著我的腳,然後把紅花油倒在手上,給我擦了起來。咳咳……老漢吭聲了:“你們這幾個混帳,小剛細皮嫩肉的,抗你們折騰!” 老頭的聲音很嚴厲,可卻讓我的臉一下子紅到了脖子根。急忙低下了頭。 我和五哥已經吃完了飯,老漢和四個哥哥還在慢慢呷著酒,我小聲跟五哥說:“五哥,扶我去縫被子吧……”屋外的收音機傳來了九點報時的聲音。 “睡覺。”五個黝黑的壯漢魚貫著進了屋子,加上五哥,六條漢子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就赤裸裸的站在了我的面前——今晚的風景顯然比第一天更壯觀,五個哥哥的大JB都有點兒硬了,半挺半翹的在胯下晃動。“真乾淨,媳婦兒真好。”四哥聞了聞剛縫好的被子,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被老漢一巴掌拍到了頭上。燈一關,我和五哥就忍不住緊緊的抱在一起。五哥已經是食髓知味了,嘴巴剛剛落到我的唇上,一隻手就伸向了我的身下。我被他們五兄弟蹂躪過的屁眼顯然是有些腫了,五哥粗糙的手指摸在上面,讓我異常的敏感。我忍不住鑽到被子裡,捧起五哥的大肉棒就吃了起來。 這個背我回來的壯漢讓我激動無比,我對他那粗大筆直的堅挺大JB愛不釋口,吃得津津有味兒。直到五哥忍不住把我拉上來,按在身下。五哥火熱的大JB滋溜一下子就鑽進了我的屁眼,已經連續被五兄弟狂操過的洞穴對五哥的大肉棒沒有一點兒的抵抗力。因為五哥操我的事情已經不再是什麼秘密,老父親也已經默許了,所以我和五哥都少了些顧忌,放心大膽的干了起來——何況,四個哥哥也都在今天把他們處男的精液射到了我的身體裡呢?我把兩腿分得開開的,屁股用力向上翹起,全身心的迎接五哥的攻擊,而五哥一邊在我的身上用力聳動健壯的屁股,讓他那火熱的大肉棍在我的屁眼裡進進出出,一邊用力的親吻我的脖子,我的背。這種快感讓我忍不住呻吟了出來。咦,不對,五哥的兩隻大手都在我的身上忙乎,這又是誰的手握住了我已經被幹得有些抽搐的手?側過頭,一雙燃燒著慾火的眼睛在黑暗裡乎閃乎閃的,原來是四哥。這個第一個管我叫媳婦兒的人。身後的抽插讓我的呻吟斷斷續續,根本連不成片。然後,四哥火熱的嘴巴一下子含住了我的手指。“啊!”我忍不住叫了出來。“四哥,你……等會兒……”五哥在我背上一邊喘氣一邊跟四哥輕聲的說著,這時的四哥已經性急得掀起來被子。可是五哥特別的持久,黑暗中也辯不清時間,只感覺五哥的汗水一滴一滴的落在我的身上,暖暖的,癢癢的。五哥碩大的大JB在我的屁眼裡唧咕唧咕的不斷的抽出捅入,每一次撞擊都讓我不由自主的叫出聲來。“小弟!小弟!啊……小弟!……”五哥突然把整個身體的重量壓在我的身上,兩條胳膊環過我的胸前,把我緊緊的抱在懷裡,勒得我一陣窒息。五哥滿是汗水的臉緊緊的貼在我的脖子上,噴出的熱氣象要把我融化一樣。與此同時,五哥的大JB整個兒的猛烈的推進我的直腸深處,屁股死死的抵住我的屁眼,粗大的陰莖在一片寂靜當中漲大,再漲大,我柔軟的腸壁清晰的感受著五哥大JB的形狀,特別是那堅硬的冠狀溝,牢牢的卡在直腸裡。突然,五哥用力的“嗯!”了一聲,下半身又再用力向前一拱,大JB在我的直腸裡猛的跳動起來,停了幾秒鐘,又是一次有力跳動,然後是連續的四五次跳動,火熱的精液拍打在我的直腸深處,彷彿在黑暗中都可以聽見那勁射的聲音。五哥的JB還在我的屁眼裡輕輕顫動著,我已經被四哥從五哥的身上拉了出來,五哥還沒變軟的大JB從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滑出我的屁眼,害得我忍不住大叫了一聲。五哥龜頭出來的時候,發出了清晰的聲音,帶出來的精液拉成一條長絲兒落在我的大腿上。 四哥什麼前戲都沒有,按住我的身子,猛的操了進來。儘管剛被五哥操了半個多小時,可四哥的JB畢竟太粗大,猛的操進來,還上讓我忍不住又大叫了一聲。 “老四,你輕點!”老漢的聲音從炕頭傳了過來。“嗯,爹。” 可是四哥的動作卻一點兒都沒有慢下來,還沒等我適應,瘋狂的抽插就開始了。 四哥一邊操我,一邊胡亂的把被子登到腳下,巨大的JB依然是習慣性的每次全都抽出來,再狠狠的插到最深處。有的時候龜頭還能留在裡面,有的時候卻是整個兒的都撥出來,然後再猛的用力操進去,操不准的時候,還是會歪歪斜斜的捅在我的陰囊和會陰上,帶給我一種粗暴的快感。五哥的JB剛好和我直腸的長度比較吻合,每次都是剛好頂在我的直腸轉彎處,只有在最後射精時的漲大時,才會穿過那個彎,改變我直腸的形狀。然而,四個這隻巨無霸大吊,卻是每操一下都捅得我的直腸被迫改變形態去適應他的衝撞。我實在忍住不了這種直腸被移位的巨大刺激,忍不住大聲啊了出來。一隻手伸了過來,摸索著握住了我的手,我感受到了五哥的溫暖,五哥用力握了一握,試著給我鼓勵。我安靜下來,肛門使勁向外用力,敞開自己的身體,迎接四哥的砲火。還好,四哥還算是個快槍手,剛剛十幾分鐘就在我的屁眼裡一洩如注了。疲憊的四哥趴在我的身上一動都不動,直到那個碩大的JB在我的屁眼裡軟了下來,粗大的龜頭一節一節的從直腸深處退縮到了肛門裡。我被他壓得喘不動氣,就輕輕把他推了下去。那根已經軟下去的大JB焉焉的從我的肛門裡滑了出來,一大股粘粘的精液順著我的肛門、會陰流向我的陰囊。剛剛做了一次深呼吸,三哥的手就試探著摸過來了。輕輕拉著我,把我扯到他的被窩裡。三哥的雙手在我的身上四處撫摸著,嘴巴也在我的臉上親來親去。他的一隻手從我的後背滑過我的屁股,停在我的屁眼上,一根粗糙的手指捅進了我的屁眼,輕輕的在裡面攪和著四哥五哥的精液,然後又把流到我陰囊的大量精液掬在手裡,輕輕的抹在我的JB上、屁股上。三哥把我按在了身下,翻身騎了上來,兩隻手扒開我的兩半屁股,一股涼風湧進了我的屁眼——我想我那裡已經合不上了。三哥的彎JB慢慢的經過一個弧形的軌道,一次性的操進了我的屁眼。這樣溫柔的插入,讓我感覺很舒服。我不由得小聲呻吟了起來。三哥沒有全部插到底,而是在插進三分之二的時候,就試著退出一點兒,然後再進去,再出來,幅度越來越大,那向上彎的龜頭更有力的磨擦著我的腸道。這個聰明的哥哥啊,你這做愛技術也掌握得太快了吧。都會搶答了——都知道發揮自己的優勢了。三哥的JB雖然比他們兄弟幾個略細一點兒,但卻讓我的屁眼銷魂無比。我忍不住淫蕩起來,嗯嗯啊啊的呻吟了起來。三哥的彎JB終於開始了全衝程的運動,而且一下比一下快,讓我的屁眼開始應接不暇了。四十分鐘以後,當三哥狠狠的把他的JB頂入我的屁眼深處,一下一下的噴出今天的第二次的精華後,我忍不住大聲呼了一口氣。三哥從我的背上下來,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而我已經沒有力氣再動了,真想現在就美美的睡一覺。“該輪到我了吧!”汗,二哥的話總是這麼震撼。二哥把我拉到懷裡,開始對我的身體上下其手,一隻有力的粗壯大腿還壓在了我的腿上。我在高大強壯的二哥手裡,像個麵團似的,只能任憑他蹂搓。二哥把我按在身下的時候,沒給我一點心理準備的時間,徑直就把那根上午曾在陽光下閃耀著光芒的粗大JB捅進了我已經灌滿精液的屁眼,發出“卟”的一聲響。“都灌滿了……”暈,二哥怎麼專門揀這些讓人臉都沒地方放的話說啊。二哥一邊說還一邊就著裡面濕滑的精液左右搖了搖大JB,好像看看有沒有把我的屁眼撐滿一樣——事實證明,我的屁眼雖然已經被他們兄弟的大JB連續操了N次,但插進他的大弔之後,已經一絲兒空都沒有了。二哥開始抽插起來,幹得很猛,汗水一滴一滴的流了下來,臉上的汗落到了我的身上,身上的汗順著身體流到了我們結合的地方。弄得我的下身更加的潮濕。“媳婦兒,好媳婦兒,我日,日死你!”二哥開始說髒話, “爽不爽?嗯?爽不?”“爽,老公的大JB太大了。操死我了。”之前的幾個哥哥都有所顧忌,我們在操的時候都沒有說話,可愣實的二哥一說出這些催情的話,我的情緒一下子被調動了起來,再也顧不上羞恥了。忍不住附和著大聲淫叫了起來。這情景太刺激了,一個高大的壯漢在身上用那巨大的肉棒操著我,一邊叫著我媳婦兒,一邊問我被操得爽不爽,而我,在周圍還有五個清醒的赤裸壯漢的情況下,竟然叫著老公,說著被操得有多爽。不到二十分鐘,我就被這個愣實的壯漢操射了。可這粗心的傢伙,竟然什麼都沒有感覺到,依然瘋狂的在我身上抽插。倒是細心憨厚的大哥聽出我好像在淫叫聲裡達到了高潮,把手伸到我的肚子底下,摸到了一灘精水。“老二,你慢點,小剛讓你操射了。” 可是二哥根本慢不下來,一下一下的在打樁,聽到大哥的話,彷彿更有了勁頭,瘋狂得我喊都喊不出來了,只覺得射精後軟下來的陰莖裡又有什麼液體要蜂湧而出似的。 好在這時,二哥用力一挺,在我的屁眼裡踩了急剎車,然後是抽出一點,又捅到了底,噴了,再抽再捅,再噴,七八下之後,趴在我的背上呼呼喘著氣。“大哥,給你操吧。”二哥終於帶著那已經變軟的JB離開了我的身體。把我推向了大哥。 大哥從二哥手裡接過已經汗水淋漓,像從水裡撈出來一樣的我。 輕輕抱著我,撫摸著我光潔的肩膀。懷抱漸漸收緊,輕輕親了一下我的臉。 在大哥粗壯的懷裡,我慢慢緩了過來,開始配合著大哥的撫摸哼出了聲。 大哥起身,把我放下,抬腿跨在我的身上,伸手在我的胯下抹了一把精水,塗在自己粗粗的JB上,然後慢慢的進入了我的身體。大哥的肉棒是最粗的,帶給了我今晚最充實的體驗。 大哥的操弄不溫不火,慢慢的很有感覺。一下一下的,節奏分明。 在大哥的抽插下,我的小JB又硬了起來,忍不住在大哥的身下輕輕的呻吟了起來。 好像不知道累似的,大哥用這一個節奏,連續抽插了足有五六百下,我的屁眼已經完全的麻木了大哥的時間最持久,操我的方法也是返樸歸真,就是簡單的抽送,沒有什麼花樣. 可是這樣的操弄,讓人有一種幸福的滿足感,是的,被大哥這樣插著,就好像千萬戶家的媳婦兒被熟悉的老公抽插一樣,不那麼激情,但卻溫暖、幸福。 差不多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大哥才趴在我的背上,用力頂著我的直腸,卟卟的射出了他的精華。“爹。”大哥輕輕的喊了一聲,然後輕輕的推了推我。我知道,大哥是讓我去孝敬一下老漢。當我躺在老漢的身邊,還是不好意思主動。一隻粗糙的大手落在了我的胸口,一把罩在我的胸肌上,用力揉捏起來。畢竟有過操女人的經驗。老漢一出手就和五個兒子不一樣。我也開始伸出手,去撫摸老漢的身體。老漢雖然已經55歲了,身子沒有五個兄弟那麼熱烘烘的活力,但一身的鍵子肉還是非常結實,摸著反到有一種成熟的味道。老漢趴在了我的身上,一邊用兩隻手摸著我的乳房,一邊親著我的臉。而他的JB已經在我的手裡漲得邦邦硬,老漢的老JB青筋暴跳,幾乎和大哥的一樣粗,和五哥的差不多長,而且,粗大的龜頭竟然也是向上彎的。玩了一會兒之後,老漢起身,把我的兩條腿抬起來,扛到肩膀上。老漢摸了摸我屁眼的位置,五個兒子的精水正在慢慢的往外湧,然後老漢把身子壓了下來,大JB就著五個兒子的精液滑進了我的屁眼。他對這個體位的熟悉,讓我感覺他似乎有過男男做愛的經驗。後來我才知道,老漢年輕時當過兵,在部隊時操過一個南方的戰友。“啊……”老漢有力的一挺,大龜頭結結實實的頂在了我的前列腺上。這是他五個兒子都沒有到過的角度。老漢的老JB在我的體內輕輕活動了幾下之後,開始了抽插,每一記狂頂都落在我的前列腺上,這讓我忍不住大聲叫了出來,馬眼處一股一股的前列腺液不斷的往外湧,幾乎有一種失禁的感覺。“叔叔,你太會插了……啊……受不了了……”“啊,呀……嗯……不行了,兒子受不了了……”“叔叔,啊……親叔叔,親爸爸,你操死兒子了。”我已經被老漢操得瘋狂了,幾乎失神了,扯著嗓子亂喊一氣。 可是老漢對我的喊叫不理不睬,依然氣定神閒的一下一下狂操。 “求你,爸……求你,啊……真的……不行了……啊……” 老漢終於停了下來,在我大口喘氣的時候,放下了我的兩條腿,隨即讓我側著身子,他把我受傷的那條腿往上推到胸前,讓我側臥著,他則在我身上又一次壓了下來,兩手環過我的脖子,把我的身子攬在懷裡,又開始了瘋狂的操弄。 雖然還是很猛烈,但畢竟前列腺不再被他瘋狂的頂撞,我的呻吟也緩慢了下來。開始享受這根老吊的抽插。十幾分鐘之後,老漢又一次用了老漢推車的體位,再次對准我的前列腺瘋狂的攻擊起來。聽到我再次失神的亂喊亂叫,老漢也激動了起來。 “兒子,好兒子,爹來了,都給你……” 老漢的頂撞突然變得列加猛烈,一股陽精重重的噴在了我的前列腺上。 被他這一燙,我已經淫水四濺的小JB也忍不住第二次噴出了精液。 老漢射精的時候,一點兒都沒有停下了,操一下射一股,而我的精液也隨著他的節奏一股一股的噴出來,射到他的胸口,落在我的臉上,肚子上。隨著最後一發子彈的噴出,老漢把我的兩腿放下,結結實實的趴在了我的身上,他的大JB還硬著就從我的屁眼裡滑了出來,裡面的精水蜂湧而出,而我的精液卻在兩個人的胸膛之間被攤成了一大片。“孩子,睡吧。”老漢從我身上下來,摟著我拍了拍說。“叔叔,我去和五哥睡。”四哥二哥那裡都已經發出了熟睡的鼾聲,也不知道現在已經是幾點了。我從老漢的被窩裡出來,爬下炕,摸索著一瘸一拐的往五哥那裡走——五哥張開的溫暖懷抱在等著我挨操歸來。就這麼幾步的功夫,我胸口的精液已經流到了小肚子上,屁眼裡的精液“卟”、“卟”的響了好幾聲,爭先恐後的順著我的大腿裡子往下流,直到小腿。我就這麼濕濕的像條魚一樣鑽進了五哥的懷裡。五哥的身體好光滑啊。五哥環抱著我,大JB又硬得像鐵一樣了。五哥試著讓我背對著他,大龜頭擠出老父親和四個哥哥的精液,又滑進了我已經合不上的屁眼,輕輕操弄。“五哥,我累……”我的睏意已經抗不住了,被六個老爺們狂操了這麼久——至少有四個小時了吧,我實在是受不了了。五哥停止了抽插,但卻沒有撥出來,熱乎乎的臉貼在我的脖子上輕輕親吻,慢慢安靜了下來。體內五哥的大JB,靜靜的挺在直腸裡,就像給我打了一針安定,讓我睡得很是香甜 “啊,五哥,輕一點兒……”“使點勁兒才舒服呢。”“啊呀,五哥,慢一點兒,太燙了……”“燙了不舒服嗎?”“五哥,受不了了,停下吧……”“行,完事兒了。”五哥把剛搓完的紅花油收了起來,轉身出去洗手了(看了上面的對話,客官們有沒有想得歪歪斜斜的啊?有的話從實招來)。 “小剛啊,你也喝點兒酒吧。”老漢呷了一口散裝白酒對我說。 “不行啊叔叔,我酒量可差了。” “在家裡喝醉了也沒事,你看,你不喝酒,老五這兩天也陪著你沒喝。” “要不,我陪你喝點兒?”五哥已經洗完手坐到了我的身邊。 “咱倆飯都吃完了……” “沒事兒,就少喝一點,就著菜。”五哥一邊說一邊起身到屋角的大桶裡打了一勺酒,給我盛了半杯,自己盛了一杯。“來,咱爺兒七個碰一個。” “來,小弟。”這是大哥 “來,媳婦兒。”這是二哥 “來,兄弟。”這是三哥 “來,媳婦兒。”這是四哥 ">……”這是五哥 “啪”……“啪”……“哎喲”……“哎喲” 老漢的巴掌落在了二哥頭上,大哥的巴掌落在了四哥的頭了。 只有五哥依然微笑著看著我,舉著手裡的杯,在唇邊輕輕一抿。 “吱……”的一聲, “哈……哈……(此處無笑,讀一聲)太辣了,這多少度的啊?” “60度的糧食酒,喝吧,不上頭。”五哥一邊說著,一邊夾了口菜遞到我的嘴邊,我張口就吃了進去,差點咬到五哥的筷子。”我們乾了,你倆再喝會兒吧。“老漢和四個哥哥幹完了杯裡的酒,又聽起了收音機。”五哥,你等我一下,先去把今天洗的衣服收回來。“ ”你們喝吧,我去。“大哥轉身出去了。 ”小弟,你昨天把我們的被褥都拆洗了,今天又把我們爺兒六個攢的衣服都洗了,累夠嗆吧?“三哥最會說討人喜歡的話。 ”不累,反正我一整天在家也沒事做。“ ”咱媳婦真能幹“還沒等老漢的巴掌落在二哥的頭上,我已經滿臉黑線了。 ”五哥,我敬你。多謝你救我回來。“ ”謝啥,擱誰碰上都得幫一把。“ ”我能認識五哥,呃,還有叔叔和四個哥哥,真是太幸運了。” “我們也都高興有你這麼個好弟弟。” “行了,你們小兩口別親親熱熱了,俺們都乾看著呢。”二哥好像突然想起來什麼:“要不你倆喝個交杯酒吧。”黑線……我和五哥滿臉的黑線”對對對,來,喝交杯酒“四哥也來勁了,乾脆站起來跑到我們身後,一隻有力的大手一把就把我的左手抓在手心裡,另一隻手端起杯子往我手裡放。二哥也過來了,端起五哥的杯子硬往他手裡塞。 大哥只顧看著我們胡鬧憨憨的傻笑,一如即往的一臉無害。 老爺子也呲了呲牙,指著我和五哥說:”老大你看,老五臉黑,這一紅跟關公似的,小剛臉白,臉一紅連脖子都跟硃砂似的。 “還是我來幫你們吧。”三哥也一邊笑一邊走了過來,指揮著二哥四哥擺弄我們的胳膊。 我和五哥哪是這兩個大鐵塔的對手,半推半就的喝了這口交杯酒。 “爹啊,我看你就收小剛當乾兒子吧。”三哥順勢跟老頭提出了建議。 “呵呵,爹要有這麼個兒子那可燒高香了,人家大學生,能認我這老農民嗎!”老漢看我的眼睛滿是慈愛,還有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光芒,喜悅,但又不像五個兄弟那樣燃燒著慾火。 “小剛昨晚不都叫你'爸'了嘛!”三哥張口就接了一句。 “哈哈哈……“除了五哥還在暖昧的看著懷裡的我,三哥還在裝正經,另三個哥哥一起笑噴了。老漢尷尬的嘿嘿笑著,粗糙的臉上竟然也微微泛起了紅暈。 已經靠在五哥身上七分醉的我,索性閉上了眼睛。 ”剛才最後一響,北京時間21點整。“廣播員清脆的聲音算是給我們解了圍。 ”睡覺!“老漢恢復了威嚴。 他們五兄弟嘻嘻哈哈的馬上赤裸相見了,我也脫得只剩內褲,正在往五哥的被窩裡鑽。 ”弟,你先陪爹。“五哥小聲的對我說。我愣了一下,抬頭看看五個哥哥,眼睛都盯著我在看,他們下身的五根大JB都已經翹了起來,粗粗大大的,像五把黑劍把我圍在中間。老漢平靜的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五哥輕輕推了我的屁股一下:”去啊。“”那我完了以後回來跟你睡。“五哥沒有回答我,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去,老漢對著五哥點了點頭。 雖然我更願意把每天晚上的第一次,把一個乾淨的直腸交給五哥去澆灌,但人家畢竟還是要孝順老父親的。何況,有五哥溫暖的懷抱可以睡,別的就沒什麼可以計較的了。 我知道,他們父子五個已經戳開了那層窗戶紙,今晚的輪姦將更加放肆了。 在黑暗中,老漢把我攬在懷裡,輕輕的撫摸著我光滑的肩、背,還有屁股。既像在慰藉一個女人,又像是在哄著一個淘氣的孩子。這個感覺不由得讓我有些陶醉。 說真的,雖然我最喜歡和五哥膩在一起,對五哥那樸實的面孔,強壯的身體已經產生了依戀。但這父子五人,也都非常讓我喜歡。在每個人的懷裡都讓我體會到不同的感覺。而這些人裡面,老漢的懷抱是最不同的,他是父愛和激情的混和體。充滿誘惑,讓人忍不住想把頭埋在他的懷裡。老漢的身體結實強壯,用手摸上去感覺非常舒服,滿是鬍子的臉挨著我的臉,扎得有些疼。他一邊在我的下巴、脖子上濕濕的吻來吻去,一邊用長滿老繭的大手撫摸著我的後背、我的屁股。慢慢變硬的大JB在我的大腿根輕輕的滑動。 突然,老漢把被子掀了起來,一頭扎在我的胸前,張開嘴巴將我的乳頭含在了嘴裡。剛才就忍不住哼哼的我頭向後仰著,享受著這個55歲的漢子,這個比我父親年齡都大的粗糙男人,在我的胸前耕耘。老漢的舌頭很靈活,就像在吸女人的奶子一樣,用力的吸著我的乳頭。 直到我的乳頭被吸得有些疼了,我才抱著老漢的腦袋,往後推了推他。 老漢長長的呼了一口氣,很滿足的樣子。平躺下來,呼哧呼哧的喘氣。 我側過身來,把一條腿搭在他的腿上,一隻胳膊搭在他的胸口,整個身子側著依偎在他的身邊,腦袋枕著他的胳膊,把臉緊緊的貼在他的肩頭——就像小時候摟爸爸睡覺時的樣子。 只不過,只不過才沒過多一會兒,我的手就不安分起來,握住了老漢那根筆直的指向天花板的粗大JB。老漢的龜頭很大,並且倔犟的向上彎著,像極了一根朝上放的大香蕉, 擼了幾下,我就忍不住整個兒趴在了老漢的身上,老漢的兩手環住了我的腰。我把老漢的大JB從肚子底下向下搬,弄到了兩腿之間,輕輕用陰囊磨蹭著,我開始親吻老漢的身子,享受那幾十年積累的陽光的味道。老漢用兩隻手輕輕的往下按,在他的示意下,我的頭一點一點兒的下滑,滑過他壯實的胸膛、平坦的小腹,最終停留在那叢濃密的草叢中。老漢的大JB很大,漲得我嘴滿滿的,口水順著他的大JB不斷的往下流,整得他的陰囊都濕濕的了。老漢不滿足了,開始一下一下的抬著屁股,自下而上的操起了我的嘴。卟的一聲,抽插得太猛,大JB從我嘴裡戳了出來,捅在了我的鼻子上。我藉機放棄了他的JB,轉而攻向那已經被我的口水浸濕的蛋蛋,然後是他的大腿裡、腹股溝。”噝……啊……“老漢開始呻吟了。”兒子,兒子“老漢開始忘情了。 突然,老漢猛的起身,抱起我的身子,把我平放在炕上,扛起我的雙腿,把我的雙腿用力的向頭頂壓著,朝手心吐了口唾沫,抹在我的屁眼上,再吐一口,沫在自己的JB上,對准我的屁眼就要插進來。想到老漢的JB和大哥的差不多粗,我急忙自己掰開了屁股,放鬆了肛門的肌肉,等待老漢驚天地泣鬼神的奮力一捅。老漢沒有我想的那麼粗魯,畢竟是伺候過女人的,知道心疼人。他把火熱濕潤的龜頭頂在我的屁眼,就開始前前後後的快速蠕動,就在他這小幅度的高頻率運動當中,他那粗大的龜頭已經有一半沒入了我的屁眼。一陣飽漲的感覺從屁眼裡傳來。 我的腿被他壓得更低了,他的嘴尋了過來,準確的壓在我的唇上,一邊和我接吻,一邊慢慢的,然而是堅定的,把他的大JB一點一點兒的往我肛門深處插入。 ”唔……唔……叔叔……唔……太漲……了……唔……不……“ 我在他強勢的親吻下,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老漢看來經驗還是很豐富的,分寸拿捏得很準,整個進入的過程,持續了足有一分鐘,沒有疼痛,但那不斷深入,不斷被開采的充實感,卻讓人欲仙欲死,不管你相不相信,快感有時候是讓人難以承受的。當一個火熱而堅硬的大肉棍結結實實的頂在我的前列腺上的時候,老漢鬆開了我的嘴,任我大口大口的喘氣。一邊親著我的脖子,一邊開始緩慢的抽插。 ”啊,叔叔,啊,爸爸,啊,你操得我好爽,啊,爸,頂到了,頂到了。好酸啊。“ 有了快感你就叫!這話絕對沒錯。雖然身邊還有五個猛男在支稜著耳朵聽,可這五個兄弟,也都在一天之前輪姦過我,又有什麼可害臊的呢?”舒服嗎兒子?“ ”舒服……爸爸操得……我……爽死了。“ ”喜歡爹操你嗎?好兒子,願意讓爹操嗎?“ ”願意……我……願意讓爸……操我。使勁……操我。“ ”爽不爽?“ ”爽……你……老捅……我……前列腺,啊……爽死我了。“ ”願意讓你哥操你嗎?“ ”願意……啊……操死我了……“ ”願意讓哪個哥操?“ “都……啊……願意。” “哪個哥操得最爽?兒子,快說” “都爽……啊……” “願意當我們的媳婦兒嗎?” “我願意……啊……又……捅到了……我要一……輩子都當……” “管我叫啥?” “爸……” “管他們叫啥?” “叫……啊……哥……” “他們管你叫啥?” “叫……啊……受不……了了……叫媳婦兒“ ”我管你叫啥?“ ”叫兒子……啊……爸……我真……受……不了了“ 在老漢的折騰下,酒勁兒全都上來了,我渾身都在發燙,渾身都在發抖。 老漢今天真是太猛了,竟然用這一個姿勢一口氣操了我有半個多小時,他顯然知道自己的優勢在哪兒,也知道男人肛門裡的構造,那上彎的大JB,龜頭每操一下都要頂在我的前列腺上,這讓我的淫水從開始被操就一直在不停的往外流,整個小腹都濕了,陰毛也都粘在了一起。 ”兒子、兒子、兒子、兒子“老漢突然聲音高亢的一疊聲的叫了四聲兒子。下身的動作也變得更加猛烈。每一下都拍得我的屁股啪啪直響。可我根本沒有辦法去認真體會他射精的感覺,因為他一邊射精還一邊兇猛的抽插著我的屁眼,只有一道道暖流一陣一陣的拍打著我的前列腺。 老漢發射完之後,把我的兩腿放下,結結實實的趴在了我的身上,還沒變軟的大彎JB斜斜的從我屁眼裡戳了出來。帶著他的精水和我的淫液。 老漢太累了,呼哧呼哧的趴在我胸口不停的喘氣。 我愛憐的抱著他的身子,輕輕撫摸著他強壯的後背。用一隻手慢慢抹去他額頭的汗水。 他在我身上猛吸一口氣,撐著身子坐了起來,兩隻手伸到我的身下,一手托腿,一隻托背,一使勁就把我抱了起來,然後往前一送,放在正在打飛機的大哥身邊。 大哥從老漢手裡把我接過來,輕輕放在身邊,酒勁兒在老漢反反復復的刺激前列腺的作用下已經完全散發了出來,我已經醉眼朦朧、全身慵懶,無力的躺在大哥的身邊。 大哥早已停止了打飛機的動作,兩隻粗壯的胳膊把我緊緊的拉在懷裡,對我光滑的身體上下其手,緊緻的雙唇在我的嘴上、臉上、脖子上不停的親吻,一條粗壯有力的大腿壓在我的身上,大腿內側不停的磨蹭著我那根半軟半硬已經濕漉漉的JB。 大哥在五個兄弟裡面,話最少,但對我卻是最體貼,他的體貼從來沒有說出來,但卻如此溫暖。我在他的身邊,總是會放鬆整個身心,把自己完整的交給大哥,大哥會好好的呵護我的身體。大哥的手掌越來越急燥,親吻越來越熱烈,我身體裡剛剛才落下去的慾火又被這個37歲的漢子點燃了,不由自主的哼哼了出來:“大哥,好大哥,我要,我要你……” 大哥聽到了我的話,開始慢慢往下移動著身子,火熱的唇一直燙到我的小腹,兩隻手摸到了我的大腿,輕輕把我的兩條大腿分開,跪在我兩腿中間,讓我的兩條腿曲起來,他那粗糙的手指按向了我剛被老漢操開了的屁眼,我忍不住又是一聲浪叫,那裡濕淋淋的,老漢的精液還在往下慢慢的流著。大哥往前湊了湊,一隻手按在我的肚子上,一隻手壓下自己的粗大的JB,用力往我的肛門裡送,卻一下子頂在了我的蛋蛋上,好壯碩的龜頭啊,燙得我的蛋蛋好舒服,我忍不住叫出了聲。大哥不甘心的又往裡頂著,可是來來回回,總是捅在我的陰囊上。意亂情迷的我,覺得好舒服啊,安安靜靜的躺在大哥的身前,一動也不想動。 大哥突然趴在了我的身上,壯碩身子帶來的巨大的重量壓得我悶哼一聲,不由自主的伸出胳膊環住了大哥寬大的肩膀,張開嘴唇準備承接這個壯漢的熱吻。 可大哥卻沒有回應,而是把嘴巴湊到了我的耳邊,小聲說了一句:“小弟,教我。” 大哥聽到我輕輕的嗯了一聲,就抬起了身子,重新跪在我雙腿之間。 我主動的抬起了雙腿,把腿腕搭在了大哥寬大的肩膀上,然後握住他還在我大腿上游移的粗糙大手,用力拉向我的胸前。大哥的身子壓了過來,我的腰被壓得彎了過來,同時,大哥那雙有力的大手罩在我的胸前上,開始慢慢的揉搓著我的胸口。大哥似乎突然明白了怎麼回事,兩隻手放棄了我的胸,環在了我的脖子下面,同時,整個身體又進一步的壓向了我。我被他壓得忍不住叫了出來,是了,這就是做0的最經典的挨操姿勢,大哥終於掌握了。大哥的肩上扛著我的腿,嘴唇卻已壓在了我的唇上。同時,一根火熱的粗大肉棒已經抵在了我的菊花口,那裡濕潤、那裡溫暖、那裡柔軟,那裡剛剛身上這個漢子的父親開墾過,那裡正在準備迎接這個粗壯漢子的粗大陰莖的侵入。在嘴唇被肆意掠奪的同時,我感覺到那個圓潤飽滿的光滑大龜頭排開了我的肛門擴約肌,正在緩慢而堅定的進入我的身體……我在大哥的身了不由得發出了“唔……唔……”的聲音。大哥的整個龜頭都已經進到我的肛管裡了,最粗的冠狀溝正在進入我的身體。直到整個龜頭穿過肛管,卡在直腸裡,我才緩緩的籲了一口氣。啊,太充實了,太堅硬了。大哥的大JB是六個老公裡面最粗的,他的進入,讓我裡面一點兒空間都沒有,完完全全的被充滿了。大哥的屁股開始聳動,每次的撥出插入,都讓我忍不住發出嗯,啊,的聲音來。大哥不但JB是炕上六個人裡最粗的,也是腰力最好,最耐久的一根大JB。這一點,炕上的其他五個漢子都比他略差一些。他在我肛門裡的抽插節奏漸漸快了起來,甚至已經顧不上吻我了。他把頭抬了起來,開始全神灌注的攻擊著我的屁眼。這讓我忍不住的瘋狂。我的頭被操得左右搖擺,而他那理著平頭的腦袋則在我的正上方,兩隻不大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看著我被操得神不守捨的面孔。這讓我羞澀,也讓我更加瘋狂。看吧大哥,就是你的大粗JB,就是你的粗碩身體,讓小弟這麼舒服,是你的粗壯征服了我,不管剛才我屬於誰,之後屬於誰,現在我的整個身體都是大哥的。大哥在用這個姿勢狂操了我將近半個小時之後,已經將很多的汗水滴在了我的臉上,那股雄壯的氣息令我迷亂,意亂情迷。 後來我的腿麻了,大哥把我放下,翻過來,又趴在我身上操了我二十多分鐘。大哥的臉緊貼著我的臉,那雄性十足,充滿慾望卻又在努力壓抑著的沉重喘氣一聲一聲的在耳邊響起,讓人不由得狂野。隨著他的一次一次深入,這個感覺更加強烈,整個身體的接觸,令我完全失去了自己,酒意越來越濃了,兩隻手不由得胡亂的抓起來,然後分別抓到一隻粗大的手掌。老漢和二哥分別握住了我的手,老漢緊緊的握著,像在給我加油,而二哥,則一邊色情的摸著我的手,一邊忍不住的用舌頭舔了起來。當大哥又一次把我翻過來,把我的雙腿扛在肩上的時候,穩重的大哥也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小弟……小弟……啊……弟……” “你裡面真暖和……小弟……你夾得我太爽了……弟……啊……” “大哥……啊……啊……大……哥……” “大哥……操……死我了……使勁捅……我……啊……” “小弟……啊……我操,真會夾……” “啊……大……哥,操……我……我要……啊啊……啊……太粗了……太……啊……硬了……”最穩重的大哥的狂野,帶來的摧情作用顯然是強烈的,我早已被操軟的JB又硬了起來,而且汩汩的往外冒著水。老漢依然穩穩的抓著我的一隻手,而二哥,一隻手抓著我的手放在嘴邊舔著,另一隻手則乾脆在我身上四處遊走了。 “啊……啊啊啊……啊……使勁……大哥……我讓……你操射……了……啊……啊……” 只聽二哥大叫一聲:“我操,射我一臉!” 正要過來親我的二哥被我狂射而出的精液噴了一臉。急忙從我肚子上撤走他的大手,在自己臉上抹了一把,又把精液都塗到了我的臉上:“還給你,哈哈” 這一幕上大哥變得瘋狂了。一陣前所未有的頻率,粗暴的頂向我的直腸處,這讓剛剛射過精的我,下身難受無比,忍不住大聲的喊叫了出來。 同時,大哥粗重的嗓子也發出了喊叫:“操!我操!操!” 聲音嘎然而止,大哥的粗大JB在我直腸裡漲得撐得我的腸壁更加難受。幾秒鐘後,他的大JB在我直腸裡撲撲的開始顫抖。大哥的粗重喘息重又回來了。 還沒等大哥緩過勁兒來,猴急的二哥就開口了:“完了吧?” 也不等大哥回答,就把兩隻手向我滿是狼狽的身體伸了過來…… 二哥粗魯的把我從大哥的身下“搶”了過來,大哥剛剛射精還沒有平息下來的粗大JB一下子從我濕滑的屁眼裡斜著挑了出來,這讓我和大哥同時大叫了一聲“啊” 剛才二哥近距離的觀察,顯然已經知道剛才這個姿勢是怎麼回事,急火火的把我放在他的褥子上,就把我已經癱軟的雙腿扛在肩上,巨大的肉吊硬得鐵一樣,用力的頂在了我的下身,第一下頂在了我的會陰,在老漢和大哥精液的作用下,我的整個下身都已經又粘又滑了,這用力的一頂,就猛的劃向了左邊,火熱的油桃一樣大的龜頭從我的蛋蛋旁邊用力的頂過一道弧線,讓我忍不住叫出了聲。第一下沒插進去,第二下接著就來了,又從我粘滑的會陰頂到了右側,我又不由得叫出了聲。第三下,二哥的身體同時又往上湊了湊,大肉棍向下一用力,從我的陰囊頂到了我兩腿間的禁區,甚至結結實實滑過了我還在流著精液的屁眼…… 一兩秒鐘的時間之內,二哥已經急切的衝擊了三次,惹來我連續的三聲大叫。 二哥急了,一隻手摸向了我的下面,一隻粗糙乾燥的手指猛的捅進了我的已經被操得合不攏的屁眼,在裡面轉了個圈子,掬出了許多大哥的精液。然後,二哥用手壓著他的大JB,在我的胯下找了一找,龜頭滾燙的劃了一個圈,猛的頂了進去。 這一下來得太突然,那根長長的粗大JB一下子就連根沒入我的屁眼裡,直腸都被撐得變了形,我急忙用手去推他,可醉酒的我,哪是種馬一般強壯的二哥的對手。“二哥,不要,不要……啊……”可是我的反抗根本沒有起到任何作用,二哥的大屁股剛剛把粗長的大JB抽出去,緊接著又狠狠的插了進來,而且速度快得我連完整的叫一聲都叫不連續。“啊……二哥……啊……啊……”我被插得沒有力氣反抗了,也不再想反抗了。剛剛被大哥操射的我,快感還沒消退就被二哥這麼狂野的操幹,下半身一直處在興奮當中,即刺激又難受,那是一種在山頂上下不了山的感覺。二哥的整個身子都壓在我的兩腿上,我的身子都快對折了,屁股已經離開了炕,屁眼只能一動不動的承受著二哥像打樁一樣的猛烈撞擊,大JB每一下都自上而下的貫穿我的整個肛門,深入我的直腸。自從在大哥的身下射精以後,我一直沒有恢復過來,連喘口氣的功夫都沒有就被二哥搶過來狂操,這讓我的小JB一直還處在射精的狀態下,一直有一滴一滴的液體汩汩的往外流著,我也不知道是精液還是前列腺液。 可是我突然感覺不對。在二哥的狂轟濫炸之下,我一直沒有合上的尿道裡好像有什麼東西要衝出來,像是一股洪流,正從身體的深處往外奔湧,我想要抵擋卻無能為力,二哥在我肛門裡的快速抽動讓我的整個下身,都失去了自控的能力,肛門是大張的,尿道也是張開著的。 “停下!停下!”我突然一陣清醒。 “二哥快停下!” “我要尿出來了!” “求你……啊……二哥,求你……要操尿了……” “我要失禁了,要尿了……” 可是二哥一句話也不說,依然把我對折在身下,從上往下的一JB一JB的硬往裡操。 “呀……”我長長的喊了出來,整個身體不由自主的一陣抖動,尿道裡一陣酸麻…… “尿了……尿……出來了……嗚嗚……” 一股溫熱的液體衝了出來,落在我的肚皮上,又緩緩的往身下流去。 還沒等這陣酸麻過去,二哥的大JB又一次狠狠的一插到底,“啊”又是一陣酸麻,又一股尿液射了出來。大JB每次一捅到底,我的JB都會輕輕抬一次頭,把尿道裡那些酸麻溫熱的尿液擠出體外。好在上炕前剛剛撒過尿,除了頭幾下,之後每次都只是三四滴而已。 我不由得暗暗舒了一口氣,可身下的褥子還是濕了一小塊。 二哥這種趁人剛被操射沒緩過勁來就下死手操的行徑太可惡了。被他操的半個多小時的時間裡,我一直像是站在一面隨時會倒的牆上,怎麼也下不來,又難受又刺激。 “媳婦!媳婦兒……我操,操死你……” 一直悶聲狂操的二哥突然開口了,大JB進出的節奏更加快下,每次插到底都要再往前頂一頂,幾下的功夫,我的身子已經向前移了一大截,我的腦袋已經垂到了床沿下。突然又被一隻大手撈起,大手托著我的腦袋,緊緊的貼在壓下來的大腦袋上,我被二哥的鬍子刺得生疼。 二哥的下半身停了下來,全身的肌肉繃得緊緊的。用力的把我的頭往他懷裡壓,而我的雙腿還在他的肩上扛著,我在他懷裡幾乎被擠成了一團。 “操……操……”他的雙臂緊緊的壓著我的上半身,屁股死死的頂著我的肛門,我在他的懷裡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只能斷斷續續的唔唔唔的哼哼。“操——”長長的一聲,二哥的大JB膨漲到了直腸的深處,火熱的龜頭在直腸裡一陣陣的跳動,濃濃的精液一下一下打在我的直腸壁上,我在二哥的懷裡也忍不住一下一下的抽搐著。從二哥的懷裡逃出來,我大口大口的呼吸著,貪婪的呼吸著身邊的空氣——儘管這空氣裡全是汗味兒、精液的味兒,還有我剛才小便失禁的味。“操,真雞巴爽……”平靜下來的二哥在我身邊感嘆著。 終於從山頂上下來的我,酒勁兒重又上來了,連續被三個種馬猛男狂操讓我有點兒支持不住了,忍不住就要睡著了。一隻乾爽而粗糙的手伸過來了,落在我的肩膀,撫摸著,又滑到脖子上,耳朵上,臉上……這手不那麼大,顯然是三哥的手。與此同時,另一隻手正在引導著我的手,握住了一根火熱的棍子。那根棍子在我的手掌當中一下一下的往前聳動,大龜頭漸漸的吐出了口水,弄濕了我的手心。三哥把我往身邊拉了拉,一隻手環到我的小腹,用力向後勒了勒,讓我的屁股向後聳了起來,然後,那根火熱的肉棍哧溜一下就鑽進了我的屁眼裡。 三哥的大JB雖然也有16CM長,有4CM多粗,但畢竟是六個人當中最細的一個,在我這個被他的三個父兄的大JB剛剛操了兩個多小時,還沒有辦法合攏,不斷流出液化的精液的屁眼當中,爽滑無比,插得特別的順利,也特別的滑。 三哥一邊側著身子在我後面插我,一邊把手伸向我的身前,撫摸著我的胸口、肚子,還有臉和嘴巴。而他的雙唇則在我的後背、脖子上不斷的移動。 此時,我的身上又濕又粘,老漢和大哥的汗早已經乾了,二哥和我剛才的汗還有剛才的尿,卻還沒有乾,這讓三哥的手摸在我身上,一點兒滑的感覺都沒有,反而阻力特別大,磨擦的感覺更強烈。“三哥,三哥?”我聽到四哥的聲音,同時,還有他輕輕拍打三哥後背的聲音。 “你把小剛抱這邊來。” 原來四哥等不急了。催促著三哥把我從二哥這邊抱到了他那邊。 三哥依然在我身後抽操著,而四哥則急不可耐的在我的身上四處撫摸,左捏右捏的。最後從我的JB下面撈過去,摸向了我的屁眼——那裡面正插著一根大肉棍呢。 顯然,四哥除了在我的屁眼裡摸到了三哥那插進去一半的大JB,還摸到了大量的精水,四哥把這一手的精水抹到我的屁股上,又伸進去摸了起來,三哥受到他的影響,抽插得慢了下來,而四哥的大手圍著三哥的大JB,轉著圈的摸著我被操開的肛門,他的粗糙讓我忍不住悶哼起來。 “啊……拿出來!”四哥竟然把一根手指貼著三哥的JB插進了我的屁眼裡,這讓我難受萬分,急忙喊了出來。“老四,別介。”老四把手指退出來了,可是人卻像被點燃的火藥一樣,突然從炕上爬起來,跪在我腦袋的位置,胯下那張筆直筆直的巨大JB直挺挺的挺在我的前眼。“裹裹……快……我知道你給老五裹過”暈,這都什麼跟什麼啊……儘管心裡覺得難為情,但還是把手伸向了四哥那隻巨無霸的大JB,伸出舌頭舔了舔他龜頭上滴下來的淫液。四哥的大龜頭頂開我的嘴唇,用力的往裡面深入。可他的JB實在太大了,粗得我上下腭都用不上力,而他的長度,我的口腔只能容納一半而已。他這麼粗大的龜頭,我又沒有可能進行深喉,何況是現在這種姿勢。三哥看到四哥的粗大JB在他的眼皮底下捅進了我的嘴裡,這畫面刺激了他,剛才還溫情脈脈的三哥,突然發力操起來,一根大JB在我的屁眼裡忙著進進出出,一下比一下用力,一下比一下快。而四哥的大JB顯然也受到了我的口腔的慰籍,舒服的往裡面頂了起來,每一下都頂在我的喉嚨那兒,惹得我忍不住要乾嘔。 三哥操上勁兒了,把我上面那條腿向胸口蜷去,讓我以側臥的姿勢使屁眼整個暴露出來,他則翻身上馬,把側臥著正在吃大JB的我壓在身下,一隻手在我的背後面撐著炕,另一隻手圈著我上面那條腿,壓在我胸口,狂野的操了起來。他那上彎的大JB,現在每一次進出都捅在我肛門的側方,給我一種全新的感覺,忍不住嘴裡含著大JB就唔唔唔的呻吟起來了。 我被操得全身不停的擺動,也沒有力氣集中精力去舔四哥的大肉棒了,四哥乾脆自己前後挺著屁股,一下一下的操我的嘴。側臥是需要力氣的,我被兩個壯漢上下一起操著,剛剛攢的一點兒力氣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不由得吐出了四哥的大JB,在三哥的狂操下平躺了下來。 三哥順著我的動作,把我的兩條腿提到肩上,壓了下來,從正面開始操過來。 “啊……啊啊……” 這麼一來,三哥的彎JB優勢一下子出來了,龜頭一下一下的頂在我的前列腺上,讓我忍不住失聲按著他操我的節奏叫了出來。四哥的大JB失去了溫暖的港灣,急得把JB壓在我的唇間,一下一下的挺動,讓我的呻吟變得斷斷續續。可他顯然覺得不滿足,急得握著大JB在我的頭上、脖子上四處亂頂,一邊催促著三哥快點。三哥的速度快了起來,屏住了粗重的呼吸,一口氣狂操了十多下,突然深深的插到我的直腸裡,彎彎的大槍桿一下一下跳動,把十多發子彈打進我的體內。四哥比二哥性子還急,一把將還在射精的快感中喘息的三哥推到二哥的褥子上,猛的趴到了我的身上。三哥壓到了二哥,已經睡著的二哥鼾聲突然一停,嘴裡咕呶了一句,翻過身去又睡了。四哥壓在我的身上,急火火的把大JB插在我的兩腿間,亂插一氣,也不管插到了哪裡,一陣聳動。一口氣的急插都沒有插進去,四哥不耐煩的把我翻了過來,讓我趴下,兩條粗壯的胳膊伸到我的小肚子裡下,往上一提,大JB就從後面直接操了進來。“啊……慢點……”四哥的大JB畢竟太粗大,雖然我的屁眼裡全是粘乎乎的精液,但這一下還是讓我倒吸了一口冷氣。可四哥卻不管這些,就這樣挺著大JB在三哥的鋪上操我的屁眼。 開弓沒有回頭箭,這句話用來形容四哥此時的大JB再形像不過了。 那根粗大異常的大JB在我的屁眼裡,一眨前就抽插了十多下,突然用力過猛,全部抽了出來,再插的時候沒有對準,從我的屁股縫裡滑了上來,再插,又向下滑去,直直的頂在我的蛋蛋上。四哥操起人來實在太猛,頻率快得我根本就叫不出聲來,偶爾喊出一句“啊……”也被砍斷半截。那根大JB的主人好像不用換氣似的,一口氣在我的屁眼裡抽插了三五百下,然後大吼一聲,死死的頂在我的屁眼上,火熱的龜頭在我的直腸深處不斷漲大…… 捅……再捅……再捅……“媳婦!媳婦!你是俺媳婦……” 四哥邊叫邊射,兩手死死的抓著我的腰,捏得我皮肉生疼。 射了精的四哥癱在我的背上,壓得我喘不過氣來,而四哥的粗重呼吸卻一下一下的噴在我的臉上。等四哥翻身回到他自己的鋪上時,嘴裡還在念叨著:好媳婦,好媳婦…… 三哥把已經被操得渾身癱軟的我抱起來,跨過四哥的身體,輕輕把我放在五哥的懷裡。 五哥,我回來了。挨操回來了……